紫色糖果罐

關於部落格
將意念化成糖果收藏的私人小罐,
然後在平常的日子裡拿出,
細細品嚐~~~
  • 1236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東離劍遊紀】同人文-背影

 
因應噗浪上東離創作企劃主題-背影,
本篇改寫朱自清《背影》  由丹翡視點描寫,主殤翡,些微凜殤
 
 背影
 
        我與殤先生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,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。
 
  那年冬天,兄長死了,天刑劍的劍柄也遭惡人所奪,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,我從鍛劍祠負傷逃離,打算保護天刑劍劍鍔卻不敵玄鬼宗而昏厥。醒來時見著殤先生及鬼鳥,看見滿地鮮血的惡人屍骸,又想起兄長之仇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。鬼鳥說,「事已如此,不必難過,我願助您一臂之力!」

   欲向蔑天骸報仇,殤先生不以為然道:兄長都慘死,你又能敵過?這些日子,心中情緒甚是慘淡,一半為了家仇,一半為了護印師的職責。在鬼鳥安排下,殤先生要擺脫玄鬼宗糾纏,我也欲往魔脊山奪回天刑劍,我們便同行。
 
  到夜魔之森時,為說服妖魔刑亥協助,勾留了一日;第三日上午便須到靈隱寺與廉耆先生會合,下午去遇著殺人奪笛的殺無生。殤先生因為感受危險,本已說定不願出手,叫我及捲殘雲切莫出戰別陪著淌渾水。他再三囑咐不可拔劍,甚是擔憂。但狩雲霄、捲殘雲終究不敵,他怕眾人出事;頗躊躇了一會。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,戰鬥已來往過兩三次,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了。當晚眾人爭論了一會,終就決定若無法可想就由捲殘雲前去奪笛。我欲明早一同提劍助陣,他只說,「隨便你們,這事我不管了!」
 
  我們明早到了江邊,見了殺無生。我聽笛聲,殤先生忙著與眾人解釋。誤會太多了,得由鬼鳥行些調解,才方罷休。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論。我那時真是太過天真,總覺他說話過於擔憂,非自己設想和樂美好不可。但他終於笑了出聲;就從甲板上送我回房。
 
  魔脊山上他受不了眾人存心玩弄憤而脫離隊伍;我與鬼鳥追上他後搶了玄鬼宗的風笛召喚魑翼一同飛向七罪塔。他囑我路上小心,進塔要警醒些,不要衝動。又囑託鬼鳥好好照應我。我心裡反駁他的勸戒;他只認為弄人有趣,託他直是白託!而且我這樣抱著必死決心,難道還不能獨自報仇嗎?唉,我現在想想,那時真是太聰明了!
 
  我哭道:「我太過愚蠢,才被凜雪鴉所騙。」他大喝一聲炸開牢房,說:「我解決這事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動。」我看那邊牢房的柵欄外有幾隻飛翔魑翼正虎視眈眈的等著獵物。走到那邊七罪塔,須穿過天台,須走下去又爬上塔。殤先生是方向感不佳,找路自然要費事些。我本來想隨行,他不肯,只好讓他去。
 
  我看見他戴著白羽青冠,穿著黑布披風,土黃布棉袍,從容地走到前門,慢慢探身前看,尚是小心。可是七罪塔敵人眾多,他要找到凜雪鴉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單手向我揮別,隻腳再踏向前;他健壯的身子向左微傾,顯出堅毅的樣子。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,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。
 
  我趕緊拭乾了淚,怕他看見,也怕別人看見。我再向外看時,他已抱了劍及布包往回走了。過前門時,他先將燒餅散放在布巾上,自己慢慢整理,再包起燒餅走。到這邊時,我趕緊去見他。他和我走到欄邊,將劍及燒餅一股腦兒放在我的手上。於是拍拍衣上泥土,心裡很輕鬆似的。過一會說,「我走了,事情解決後帶你下山!」,我望著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幾步,回過頭看見我,說,「進去吧,等我消息。」等他的背影混入暗暗沉沉的陰影裡,再也找不著了,我便進來坐下,我的眼淚又來了。
 
  後來,捲殘雲和我先行下山東奔西走,藏於寺中的劍鍔終被狩雲霄及刑亥等小人之輩所搶。他脫身後與我們會合,擊退玄鬼宗,欲趕往鍛劍祠。哪知最後魔神妖荼黎現世!他挺身而出,自然輕鬆封印了魔神。將封印囑託於我,自然要感恩於心;不善別離卻暗暗使他不告而別。他待我恩重如山。但最近兩年不見,他始終未忘我的緣分,只是惦記著我,惦記著我的幸福。
 
  我嫁人後,他寫了一封信給我,信中說道,「我身體平安,惟凜那傢伙糾纏厲害,陰魂不散,再諸多生事,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。」我讀到此處,在晶瑩的淚光中,又看見那堅毅的,褐布棉袍,黑布披風的背影。唉!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!
 
其實這算是我第一篇同人文耶,值得慶賀?
 
本篇是改寫大家以前都國文課都讀過到滾瓜爛熟的朱自清《背影》,
當然可說是老梗,不過覺得這篇文相當符合丹翡的心境變化,
丹翡常在殤叔背後被他保護著,
尤其牢房中看著殤叔背影離去的畫面...
應該會讓她直觸內心難以忘懷。
 
寫這篇時是把自己帶入丹翡的心境去推敲殤叔的行為,
我認為丹翡心中的殤叔鐵定很帥很帥,
帥到可以放心裡一輩子那種,
就算沒有緣分,但會在心裡留有一席之地做為人生困境中的支持,
重點是殤叔在牢房外勉勵丹翡的背影真的好帥啊!!
那段我可以舔好幾遍!改寫這篇只是想寫那段啦XD
 
丹翡最失意時都有殤叔陪伴,才不至於走歪路而再起不能,
最後擁有幸福安然退隱,想想真是三生有幸。
喜歡丹翡及殤叔相處時像是父女又像對兄長般的孺慕之情,
雖然殤翡股變廢紙了,
但如果可以有份感恩留存於丹翡心中,
時時感念並努力走下去,這種平淡但堅強的情誼也是相當讓人回味。
 
我認為殤叔對於與目無親的丹翡來說既是兄長也是父親般的存在,
劇中殤叔勉勵丹翡時都像疼惜的長輩一樣啊,
如果丹捲夫婦婚禮應該要請殤叔坐大位ww
希望第二季中丹捲夫婦有機會再跟殤叔聯絡或見面,
說不定到時就有小蛋捲了ww
 
還有文章中斟酌丹翡對於眾人的觀感所以稱呼上做些調整,
比如說雪鴉、刑亥或狩叔這種虧欠過她的就沒像劇中早前會加尊稱,
而捲捲是老公所以理所當然直呼姓名,
殤叔是最感念的大恩人就一定加尊稱了。
另外最後家書就是殤叔向丹翡抱怨雪鴉這跟蹤狂,
再被凜雪鴉糾纏,遲早會精神疲憊被玩得煩死...
 白髮不知多幾根 
說不定第二季後丹翡就會常接到這種近況訊息ww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